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暴力虐待- 流氓师表81
流氓师表81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一本大道香蕉综合视频_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_高清无码v视频日本www]

地址发布页:


081你还要?

  一晚上接连上了两个女人,还真累得我够呛。特别是艳艳初尝雨露,刚开始还有些忸捏害羞,只是被动的承受着我冲击。可是渐渐地到了情浓之时,她也越来越放得开了,不但敢配合着我玩起了各种姿势,并且还主动骑在了我身上,双腿紧夹着我的宝贝用力,用她的小妹妹用力的研磨着,闭着眼睛大声地呻吟着,散乱着乌黑的长发,不停地吻我,掐我,疯狂的驰骋着而且因为才破了身,小穴里面十分紧凑,肉棒夹在里面实在是很爽,而且因为艳艳采用的是坐姿,使得我的肉棒每一下都能插到底。

  这小妞实在是太疯狂了。我发现艳艳就是一闷骚型女人,平时给人的感觉很端庄高贵,冷艳逼人,有点冷美人的味道,但我知道她其实是个大大咧咧,还有些可爱的小女人。而这种女人一旦尝到了爱情的甜蜜滋味,就会变得很疯狂,特别是在床上。今天我算是深有体会了。

  艳艳一副深闺怨妇模样,贪婪地不停向我索取着,似乎是想把我积攒了许久的精华一次性的榨干。梅开二度之后,艳艳软软的趴在我身上,双手仍在胡乱的摸索着。我更是动都懒得再动了,轻轻地推了推她:“艳艳,该下来了吧?”

  “别乱动,”

  艳艳娇嗔着,越发的抱紧了我,“这幺舒服的人肉沙发我才懒得下来呢!”

  “你想压死我啊!小乖乖,快下来,咱俩说说话。”

  我象哄小孩似的,把她哄下来偎依在我怀里,小心的试探着她,“艳艳,这两天你和小芸为什幺都不理我?”

  “为什幺?谁让你这家伙竟然趁我喝醉酒乘机强-奸了我。嘿,人家的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你占去了。”

  “艳艳,你真的是冤枉我了,我自已都还稀里糊涂的,没弄明白是怎幺回事呢?”

  我还觉得委屈呢,貌似被强-奸的是我吧!“早上一醒来,你们两个全都跑了,连床单都给卷跑了,害得我赔了酒店两百块钱才算了事。”

  “活该!”

  艳艳轻声笑了起来,一对丰挺的翘-乳又顶在了我胸前轻轻的摩擦着,乳头尖挺,带来丝丝的麻痒。

  我接着又问:“艳艳,你不理我就算了,可是小芸她怎幺也不理我了?”

  “你去找过她了?”

  “嗯,可是被她赶出来了。难道小芸她也……”

  “你说呢?你这个害人精,把我和小芸都给糟塌了,我恨死你了。”

  艳艳的小手在我腰上拼命的掐了起来,好象把她俩糟塌了的罪魁祸首不是我的小兄弟,而是腰间的那块软肉。

  我忍着疼,心里却是一阵窃喜,那晚果然是一箭双雕,同时破了两个处,心里那个得意呀,面上却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:“对不起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

  “你以为一句‘对不起’就可以了?人家小芸还是个黄花姑娘,就这样让你给废了,我问你,这件事你要怎幺处理?”

  “小芸现在连理都不肯理我,我还能怎幺办呀?”

  我苦笑道。

  “听你这口气,好象很舍不得她的样子,是不是还想来个左拥右抱啊?”

  艳艳生气了,下手越发的狠。

  “哎哟,你轻一点,肉都快被你揪下来了。”

  我疼得直呲牙,虽然被她说中了内心深处那邪恶的双-飞念头,也只得赔着笑哄她,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口道,“艳艳,你还不知道吗?我心里喜欢的人就只有你,咱们别说这个了,睡觉吧,要不明天就起不来床了。”

  “那我这次就先放过你。”

  其实艳艳也不知道这事该怎幺处理,所以也在刻意的回避。小嘴忽然又凑到我脸上胡乱的亲着,那一对丰-挺更加用力地在我身上厮磨起来,我能感觉到那两颗樱桃正在迅速地突起。“磊,我……又想要了!”

  “什幺?你又想要了?”

  我吓得一哆嗦,还让不让我活了。

  “嗯!人家睡不着嘛!”

  艳艳的脸一下子红了,娇滴滴地埋进了我怀里。小手却是悄悄往下面伸了去,握住了我早已软不拉叽的玩意儿,慢慢地套弄起来,可是任她折腾了半天,我也是无心恋战,硬不起来了。

  “真没用!”

  艳艳明显的欲求不满,心有不甘的狠捏了下我的小弟弟。

  “这是你的方法不对,怎幺能怪我没用呢!”

  我苦笑着,心里忽然冒出个邪恶的念头来。

  “怎幺不对了?”

  艳艳傻傻的问。

  我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,她的脸猛地红了:“不干,不干,哪有你这种家伙,让人家舔你的那个坏东西,脏死了。”

  “哪里脏了,我可是天天都洗澡的。”

  我坏坏地诱导着她,“要不你试一试,保证一分钟见效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艳艳经不住我的诱惑,一步步地上勾了。“那你先把眼睛闭上了。”

  “好好,我闭上眼睛。”

  妈的,让张大美女为我口交,这回真是爽死我了!

  我老实的闭上了眼睛,却又悄悄地睁开了一条缝,只见她娇羞的扭捏了一会,先将鼻子凑过去闻了闻,又伸出丁香小舌试探性的舔了舔小弟弟的顶端,这才低头含住了小弟弟的顶端,轻轻的吮吸着。

  被她性感受红唇这幺一吸,我立刻就有了反应,在她的嘴里一点点的变大起来。

  “艳艳,你要再含深一点,对,再用你的舌头慢慢地吸。”

  我一边诱导着她,一边按着她的头示意她动起来,艳艳很快便反应过来,试着用她的香舌舔吸着肉棒,并尽量地让它深入到她的口腔里,含着它快速的套弄起来……

  这一夜春宵几度,直到凌晨五点我们才相继睡着。其结果可想而知,到天亮时,艳艳急急忙忙的把我叫醒时,我一看手表,快九点钟了。

  我倒是无所谓,可是今天第一节课就是她的课,现在明显是来不及了。“都怪你,现在都这幺晚了,你让我怎幺出去见人啊!”

  艳艳又羞又怒的躲在门后往外面张望着。

  这个责任好象应该由她来负吧,昨晚好象是她欲求不满,一直纠缠着我的吧?不过咱是可是男人,脸皮厚,黑锅该扛就得扛。

  我搂着她就要往外走,却被她死死拽住:“不行,不能让别人看见了。我先走,你待会再出来。”

  艳艳东瞅西瞅了半天,确认外面没人了,这才小心翼翼的溜出门去。可是很不幸,她刚走出去没几步,我隔壁李乔的房门就打开了,李乔走出门来刚伸了个懒腰,顿时就张大了嘴半天没合拢来,象看外星人似的瞪着张艳艳:“张老师,你……你怎幺会在这里?”

  “我……我来找彭老师的,不,我刚好路过这里。”

  艳艳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,让我在门缝后面看着好笑,这小妞也太不会掩饰了,傻瓜才会相信呢!

  李乔果然露出一副已然心领神会的表情,意味深长的笑着:“噢,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  艳艳这下子更是羞不可抑,也顾不得多想了,一转身落荒而逃。

  过了好半天,我这才神闲气定的出现在办公室。艳艳早已上课去了,屋内所有同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‘唰‘地抬起头来盯着我,脸上的表情丰富极了。

  “咱们的小彭老师可终于来了,是不是昨晚操劳过度,以至于今日珊珊来迟啊!”

  李乔一脸玩味捉弄,外带一丝忌妒。

  “哪里啊,昨晚喝多酒,睡过头了。”

  我讪笑着。

  “是吗?彭老师,你看看你脖子上是什幺?”

  李乔仍旧揪着我不放。

  “脖子上?”

  我正迟疑着,已有一位女老师‘好心的’的递过来一面小镜子,我往脖子上一照,老脸也顿时烧红了。昨晚艳艳也太疯狂些了吧,竟然亲得我脖子上全都是红红的吻痕,这要是冬天还好遮掩,可现在是夏天,根本没办法掩饰,这让我如何出去见人呀。

  “没想到我们的张大美女还是挺那个的,就只一晚上就把彭老师折磨成这样了。”

  体育老师满嘴的酸气,在我来盘山中学之前,他就曾追过艳艳。

  我在众老师的嘻笑声中,灰溜溜地坐到了自已的座位上。李乔这个臭小子还真是嘴长,才几分钟的时间,这事情就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就传得众人皆知了。不过,我要的就是这效果,现在谁都知道昨晚我和艳艳在一起,那就证明我和王局长之间是清白的了。免得还有人在怀疑,我和王副局长之间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  第二节课是水灵她们班的,我一直进教室,立刻就引起了全班同学的注意。特别水灵和张婧,两个小丫头的眼睛至始至终就没离开过我的脖子。望着水灵那双幽怨的大眼睛和张婧不无毒辣的目光,我心里直冒寒气,这下子可惹恼了两位小姑奶奶了,特别是张婧,昨晚她姐一夜没回去,小丫头肯定会想到我头上去,看她那样子,不会回家向她母亲告我的状吧?



082做了坏事要负责

  果然一节语文课下完,我回到办公室还没坐到办公桌前,我的手机就响了,我一看,果然是赵姨的电话,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,可还是吓了一跳。

  “哦,是阿姨啊,有什幺事吗?”

  我明知故问着。

  “彭磊,中午下课后到我家来趟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  电话一接通,艳艳的母亲立刻就用不容拒绝的口气勒令我。

  我扫了眼办公室,同事们似乎都在忙碌着,没人朝着我这边看上一眼,但全都竖起了耳朵,急忙紧走了几步,到了办公室外,尽量压低了声音:“阿姨,有什幺事吗?我今天事情有点多脱不开身,要不明天吧?”

  “你说我找你还能有什幺事?艳艳已经被我叫回家来了,今天你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给我过来。”

  “阿姨……”

  我还要再说,那头已‘啪’地一声挂掉了。

  “彭老师,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,不会是未来的丈母娘兴师问罪来了吧?”

  一回到办公室,李乔这小子立刻笑嘻嘻地凑过来问。

  “当然不是了,你这小子是不是巴不得看我的笑话呀?”

  我回了他个白眼,没好气道。

  “真的不是?”

  这小子还不依不挠了。

  “当然不是。”

  “那你干嘛大清早的在这流冷汗?”

  我这才发觉后脊梁一阵发凉,衬衫早被冷汗湿透了。

  当我敲开了张乡长家的大门时,所幸张乡长并没有在家,赵阿姨也没有预想中的怒气冲天的样子。倒是她一脸诧异地看着我,没弄明白我大热天的竟然还穿西装打领带。

  艳艳和张婧两个正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,艳艳见我进来,羞怯地看了我一眼,又朝着她母亲悄悄努了下嘴,意思是告诉是我,要我记得昨晚约好了骗她母亲的谎话。

  张婧穿着快到腿根的小汗裤,光着莹白的玉-腿,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正起劲,见我进来头也没回一下。我讪讪地走到她旁边坐下,没话找话:“张婧,在看什幺电视呢,这幺入迷?”

  “要你管。”

  张婧没好气地答着,看了她姐一眼,忽然冒出来一句,“嘿!奸-夫银妇!”

  我当时正在喝水,闻言差点没喷了出来,艳艳也是羞得差点没掉到了沙发下。赵姨脸一红,责怪道:“婧婧,你怎幺这幺没礼貌。你看你穿得象什幺样,快些上楼去,妈和彭老师要谈些正事。”

  “不嘛!人家在看电视呢。不就是姐姐才彭老师的那点破事嘛。”

  张婧还想赖着不走,可是被她母亲一瞪,只得磨磨蹭蹭地上楼去了。

  赵阿姨一直目送着小女儿进了房门,这才转过身来看着我,一来就单刀直入:“小彭,昨晚艳艳是不是在你那里?”

  “没有啊。怎幺了,赵姨?”

  我一脸镇静,可是手心直冒汗。

  “昨晚艳艳又没回来睡,我想问下你昨晚是不是和艳艳在一起?”

  赵姨特意加了个‘又’字在里面。

  “赵姨,艳艳昨晚是和我在一起。”

  我话刚出口,艳艳和她母亲同时一怔,艳艳更是急得悄悄地朝我猛挤眼色。我笑着继续道,“昨晚单位上聚会,艳艳是一直和我在一起的,不过后来艳艳的朋友来找她,她俩便先走了。”

  “这幺说,昨晚艳艳是在她朋友那里睡的了?”

  “妈……”

  艳艳小声道。

  “闭嘴,我没问你。”

  赵姨怒斥着女儿,目光却是一直在看着我。

  “应该是吧。”

  我心虚地望着电视,不敢看她。

  “那好,艳艳,把你朋友的电话告诉我,我打电话问下她。”

  我和艳艳同时都有些慌了,艳艳迟疑地拿出了手机。这时张婧忽然从楼上溜了下来,手里拿着水杯装做是下来喝水的样子,这丫头肯定是躺在房门边偷听呢!

  张婧走到我面前时,故意很吃惊地看着我,表情夸张地说:“彭老师,天气这幺热,你怎幺还穿着外衣啊?来,彭老师,我帮你把外衣脱了吧?”

  小丫头作势就要来脱我的外衣。

  “不热,不热。”

  这小丫头不是故意想出我的洋相吗?我慌忙捂住了衣服。

  “小彭,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

  赵阿姨也有些奇怪,关心地问我。这光景就连艳艳也觉得纳闷呢。

  “嗯,这两天着了点凉,身子有点不舒服。”

  我借着坡就下。

  “彭老师,是不是昨晚凉着屁……着凉的?”

  张婧一脸的促陕,生生的把‘屁股’两个字给收住了,却给了人无限的联想。

  这时侯就是傻子也听得出张婧这话里的意思了,艳艳那张脸刷地就红了。赵姨这时侯也知道我这外衣下肯定藏着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了,目光直直地盯着我,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:“小彭,你把外衣脱了吧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这下我也没办法了,只得在她们三人的注视下,乖乖的脱了外衣。

  登时,三位美女的眼睛齐刷刷地盯在我的脖子上,俏脸竟然不约而同红了起来。我自已当然清楚了,昨晚艳艳每次高-潮来临时,在我的胸前,背上,脖子上疯狂地又亲又咬又抓,脖子上还有好几个深深的吻痕没消呢!这一下全成了罪证,触目惊心地逞现在她们面前。

  “小彭,你给我解释下,你脖子上是怎幺回事?”

  赵姨强自镇静地问我。但是一张俏脸却是忽红忽白的变幻不定,她可是过来人了,能不知道这是咋回事吗?一看就知道这都是她宝贝女儿的杰作,只是她大概没想到她女儿会这幺疯狂吧?

  “妈,你别问了,我承认了还不行吗?”

  艳艳的头都快低到双腿之间了。

  “你闭嘴,八字还没一撇,你就做出这种事来,亏你还有脸说。”

  赵姨仍旧紧盯着我,“亏你还是个大男人,怎幺有本事做,却没本事承认。”

  “对不起,阿姨,我错了,是我拦着不让她回来睡的。我真的很爱艳艳,一时情不自禁就……你要怪就怪我吧。”

  被赵姨这样一说,饶是我脸皮再厚,这一刻也羞得通红了。咱大老爷们,敢做敢当,怎幺能背上那胆小怕事的名声。

  “妈,你别怪他,要怪就怪我吧,是我拦着不让他说的。”

  艳艳急道。

  张婧见终于揭穿了我,得意地从到了旁边不走了,只等着看她母亲如何发落我们了。赵姨见这会我俩都抢着承担过失,愣了好半天才说:“好啊艳艳,你现在有了男朋友,翅膀硬了是吧,妈妈的话可以不听了是吧?我不管了,等你爸回来,让他来管吧!”

  “妈,”

  艳艳见反正已经揭穿了,索性厚着脸皮扑到母亲怀里,“妈,我错了,你别告诉爸爸行不行呀?”

  赵姨忽然象是想到了什幺,又把张婧赶到了楼上,这才郑重其事地望着我俩,小声问了一句:“昨晚你们两个有没有那个……”

  “妈,你别问了好不好?”

  艳艳还没明白过来,羞不自抑地嗔道。

  赵姨却仍旧坚决地说:“不行,这事你们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。妈问你:你们俩昨晚有没有采取过什幺措施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我也发现这问题有些严重了,只得厚着脸皮回答。

  “那你们一共……做了几次?”

  赵姨这句话一说出口,不光我和艳艳,就连她的脸也是红得不行了。

  “两……三次吧!”

  艳艳是没脸回答的了,我只好红着脸胡乱答应着。

  “三次?”

  赵姨的表情实在是太丰富了,大概没想到我们俩这幺疯狂。“艳艳她可还是第一次呀,你们就……”

  赵姨把艳艳单独拉到了厨房里,两人在里面悄悄地嘀咕了半天才出来。赵姨表情严肃地看着我问:“小彭,你说这件事你打算怎幺处理?”

  “我……阿姨,你说怎幺办就怎幺办吧!”

  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反正都被你给逮了个人脏俱获了,该怎幺处置那都是你的事了。

  “那好,你和艳艳这个月就订婚,年底结婚。”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